新疆分社 ? 正文
中新網首頁|安徽|北京|上海|重慶|福建|甘肅|貴州|廣東|廣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蘇|江西|吉林|遼寧|內蒙古|寧夏|青海|山東|山西|陜西|廣東|四川|香港|新疆|兵團|云南|浙江
我們的微信

鄧龍郁:一顆兵團心 永遠跟黨走

2019-10-03 23:22:39 來源:中新網新疆
字號:
分享到:

  中新網新疆新聞10月3日電(張西安 妥俊榮)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七師137團紀委書記楊紅和黨建辦主任吳麗霞向鄧龍郁告別時,病床上的他顫巍巍地舉起右手,表情凝重地行了一個軍禮。

  堅定的信念

  “現在離休了,還有離休工資,我很滿足也很幸福,這都是偉大的中國共產黨給予我的一切。”鄧龍郁眼圈發紅地回憶著小時候的往事:“那時候家里太苦,缺衣少食。”

  1927年,鄧龍郁出生在湖北省隨州三里崗鎮,家里姐弟7人,他是老小。五六歲時,父母因病去世,年幼的鄧龍郁便到地主家當長工。

  1947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江漢獨立旅進駐隨州,鄧龍郁毫不猶豫地投奔這支讓他向往已久的部隊,成為一名通訊兵。他特別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光榮和幸福,勤學苦練,不怕流血犧牲。隔年,21歲的鄧龍郁光榮入黨,隨部隊南征北戰。

  在部隊,鄧龍郁先后擔任過班長、排長。1950年,被部隊選送到軍分區教導隊參加政治軍事學習。1952年,又被派往湖北省軍區政治干部學校學習。

  1957年,解放軍大裁軍,鄧龍郁依依不舍地脫下軍裝,轉業到湖北省黃梅縣人武部工作,先后擔任縣人武部參謀、水利局人事干事。

  鄧龍郁說:“黨的干部對黨忠誠,是我畢生的信念。為人民服務,是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即使在離休后多年,鄧龍郁這種共產黨人的本色,一直沒有褪去過。

  紅色的兵團

  1959年,為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也為了留住心中的那一抹軍綠色,鄧龍郁報名參加邊疆建設。當時很多人,包括鄧龍郁的家人都想不通。鄧龍郁作為一個地方干部,手捧“鐵飯碗”卻遠赴新疆。鄧龍郁卻說:“是共產黨把我們解放了,教我讀書識字,哪里艱苦我就去哪里。”

  來到新疆兵團,鄧龍郁被安排到當時的第七師石油支隊擔任副隊長。他把部隊上的那一套帶到了石油支隊,什么苦活累活親自干帶頭干,他帶領的支隊年年拿先進,人人爭第一。為當時落后的中國工業增添了活力,為石油工程建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大家都知道鄧龍郁是老革命,年輕的隊員對他又崇敬又害怕。“老鄧表揚人激情而夸張,批評人毫不留情面。但總體上他是一個秉公辦事、講究原則的人。事事都要爭第一,每樣工作都要干得最好。”當時的年輕隊員,如今已82歲的賈友信對記者說:“他經常說,黨和國家把我們派到這里,我們就不能講條件,要多作奉獻、多干活。”

  上世紀六十年代,鄧龍郁被派往第七師阿吾斯奇民兵連擔任副排長。鄧龍郁在危險的環境下,多次帶領民兵保衛著祖國領土的完整,保護著牧業營生產生活安全。后又擔任了連長,一邊抓維穩戍邊,一邊從事生產建設。

  “這小子在邊境線上,敢于流血犧牲。在生產上,敢于大膽管理,出力流汗。”第七師阿吾斯奇牧業營的老營長陳玉林談到鄧龍郁的工作作風這樣評價。

  鄧龍郁說:“我要把我的一切都留在兵團。無論走到哪里兵團就是我的根,紅色兵團就是我魂牽夢繞的地方。”

  特殊的黨費

  鄧龍郁于1987年離休,1994年回到了湖北隨州老家,一直堅持通過郵寄的方式提前交納黨費,后來改為交大額特殊黨費。他所交納的黨費從每年300元到700元、800元、1000元、2000元、2400元,又到2500元,最高的時候交到3000元……

  鄧龍郁家庭并不富裕,經常瞞著家人偷偷匯款交納特殊黨費。

  2016年6月13日,鄧龍郁提著7萬元的現金來到隨州郵政儲蓄銀行,將僅有第七師137團和單位接收人的紙條遞給銀行工作人員沈蓉,要求郵寄黨費。沈蓉懷疑鄧龍郁遇到了電信詐騙,隨即向隨州東城派出所民警報了案。

  民警王純正和同事趕來后,電話與137團組織部門進行了溝通,才知道老人確實為了交納特殊黨費。

  大家都勸解鄧龍郁:“交特殊黨費沒錯,但要得到家人的理解,量力而行。”他杠著脖子說:“這7萬元是我以特殊黨費的名義支援137團建設的,是我一個黨員對組織的貢獻,與別人無關。”

  經過大家的一番勸解,鄧龍郁最終決定暫時緩交這7萬元的特殊黨費,但堅持匯出一年的黨費2500元。而交納7萬元特殊黨費,成了他的一塊“心病”。

  “不算以前交過的,以及向汶川大地震、玉樹泥石流以及為團場學校、醫院的捐款。”吳麗霞給鄧龍郁這些年交納的特殊黨費算了一筆賬:“從2010年鄧龍郁交特殊黨費在137團保存的票據核算,截至現在9年的時間里,他交納正常黨費7000元,超額交納特殊黨費達44200元。”

  “我是一名共產黨員,信仰共產主義。交黨費是黨員的責任義務,這是我應該做的。”鄧龍郁一往情深地經常對家人說:“137團的每一寸國土我們都堅守過,每一寸良田我們都耕耘過,我們對137團有著深厚的感情。”

  作為一名共產黨員,鄧龍郁用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影響著他的子女影響著身邊的人。

  組織的關心

  前不久,92歲的鄧龍郁不慎摔倒,造成了骨折,隨后又檢查出腦梗、心衰等并發癥。目前,年邁的他,身體各個器官隨之衰竭,被送進了隨州中心醫院ICU病房重癥監護室,生命垂危。鄧龍郁在醫院治療期間,每天的醫療費用達四五千元之多。前期需要墊付醫藥費已經達到了16.2萬多元,鄧龍郁家人一時半會兒根本湊不齊這么多錢。

  137團黨委得知這一消息,立刻請示上級部門。137團黨委研究決定,派人送去5萬元的慰問金,資助這個為兵團事業奮斗了一生的老黨員渡過難關。

  9月1日,在湖北省隨州中心醫院,吳麗霞對病重中仍處于昏迷狀態的鄧龍郁輕聲呼喚:“鄧叔,我代表137團黨委看您來了。”

  鄧愛群也在不停地說:“爸,組織上來人看望您了。”此時,鄧愛群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和愧疚,失聲痛哭:“爸,我誤解您了,我錯了,請您原諒我……”

  鄧愛群被吳麗霞和醫生護士攙扶出了病房,哽咽著說,父親一直在交特殊大額黨費,當時我們都不理解,也不支持,現在看了真的是我們這些做子女的錯了……

  永遠的軍禮

  2015年9月,88歲的鄧龍郁,再次回到137團。在見到團場政委時,他行了一個莊嚴的軍禮:“報告政委同志,兵團戰士鄧龍郁歸隊!向您報告!”政委緊緊握住鄧龍郁的手說:“您永遠是兵團戰士,永遠有一顆兵團的心,我們向您致敬。”說完,政委向鄧龍郁深鞠一躬。

  鄧龍郁當即打開手帕,拿出3萬元現金交到團場負責同志手中:“把這些錢捐給學校和醫院,我要看到第二故鄉的人們過上更加幸福的生活。”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

  即使回到湖北,鄧龍郁仍然日日夜夜牽掛著137團的父老鄉親,總是通過報紙、電視、收音機等關注著137團一點一滴的變化,他總想再踏上這片熱土,重溫那激情燃燒的歲月。

  每當收到137團給他寄的慰問品和過年費用,鄧龍郁都會寫一封感謝信。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手顫抖了,寫的字也不端正了。當年那個二十多歲風華正茂的英俊少年,如今已垂垂老矣,但一顆初心始終不渝。

  9月1日,當鄧龍郁的家人接過組織上捐贈的5萬元慰問金時,表示在父親百年之后,要完成父親的遺愿:向組織交納7萬元特殊黨費。

(編輯:戚亞平)
分享到:
我們的微信、中國新聞周刊
河内5分彩五星定位胆